湖南省柒点文化
传媒有限公司

北大学者探寻新冠病毒生物密码:深感科研攻关国际合作重要性

作者:网络-企师爷来源:网络-企师爷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蛋白质基因研究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员陆剑已经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许多邮件。其中,有来自学界的讨论,也有来自公众的问询。

今年3月,陆剑课题组和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崔杰课题组合作撰写了论文“On the origin and continuing evolution of SARS-CoV-2”(《SARS-CoV-2的起源与持续进化》),对新冠病毒(SARS-CoV-2)基因组的演化动态进行深入研究和解读。“大家对我们研究的高度关注,也反映了他们希望从科学角度了解和认识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迫切愿望。”陆剑说,这对团队来说,也是一种鞭策。

陆剑课题组与崔杰课题组合作,对新冠病毒和近缘病毒进行系统发生分析,发现新冠病毒虽然与蝙蝠冠状病毒RaTG13的基因组总体差异较小(~4%),但其基因组内中性进化位点的差异高17%,表明新冠病毒在进化过程中经历了非常强的自然选择。对新冠病毒和来自马来穿山甲的冠状病毒的核苷酸比较后,团队推测新冠病毒与其分歧事件并非近期发生,也说明新冠病毒的起源可能更为复杂。

两个课题组对当时公共数据库中仅有的103个新冠病毒基因组全序列进行分子演化系统分析,首次发现依据两个高度连锁的突变位点,可以把新冠病毒主要分为“L”和“S”两个谱系。S谱系更接近在蝙蝠和穿山甲体内发现的病毒,提示其更为古老。他们还发现,新冠病毒的L和S两个谱系不是新近由于碱基发生变化而产生的,而是在病毒爆发的早期可能就已经存在了。这一研究从分子演化的角度加深了对新冠病毒的认识。这一病毒分型的结果,后来也被国内外其他独立研究印证。

《SARS-CoV-2的起源与持续进化》发表后,陆剑同合作者特别强调,文章中分析的病毒基因组数据量较少,后续工作需要扩大样本数量来进一步验证结论和推测。

国内一些科学家也已经意识到开展广泛深入的科研合作对战胜疫情的重要性。2月上中旬,中科院基因所原所长、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吴仲义教授和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卓越创新中心(神经科学研究所)学术主任蒲慕明研究员在《国家科学评论》上两次撰文,呼吁科研工作者即时公布和共享新型冠状病毒测序数据。

“当时我们进行这项研究时,公共数据库中只有103个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经过我国及其他国家科研和医务工作者的努力,到3月底基因组序列增加到2225个,截至5月2日,基因组序列已经超过15000多条。”病毒基因组数据的扩充为研究提供了非常宝贵的数据资料。“我们的基因组分析工作是建立在一线医务工作者和科研人员的奋斗成果之上的。”如今,陆剑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感触更深:“疫情面前,加强科研攻关国际合作非常重要。我们希望和各国科学家和医务人员通力合作,为疫情的防治贡献智慧和力量。”

陆剑研究员

陆剑带着他的团队,正在深入研究新冠病毒序列在世界范围内的变化趋势,并与广州医科大学、武汉大学相关团队合作进行研究。 “我们希望和病毒学家、临床大夫等更多领域的科研工作者一起,结合更多的基因组数据、临床信息及实验数据,更透彻地了解病毒,并在充分认识病毒的基础上寻求最佳的治疗方法。”陆剑强调。


网站定制化服务
小程序搭建
微信运营
权威媒体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