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柒点文化
传媒有限公司

影视业自救苦撑:影院变影楼 演员直播带货

作者:网络-企师爷来源:网络-企师爷

暮春时节,随着各行各业的复工复产,人们的消费热情也随着天气的转暖逐渐升温,而影视行业的冷冬却依旧没有结束。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初至今,已有6000余家影视公司注销或吊销,这一数据约是2019年全年的2倍。

这场寒冬何时结束还未有定论,身处其中的公司和从业人员也备受压力。在生存的目标面前,他们不断调整自身的策略,寻找一个个“御寒”之法。紧急转型、挖掘新的盈利方式、在线上寻找生存空间……影视行业在危机中却也展现出了超常的韧劲。影视公司转向新行业,影院开辟新业务,从业人员试水新平台,影视行业在不断的“求新”中,寻找自己在疫情中生存下来的方式。

临时转型:生存之后再谈理想

随着2020年一季度业绩报告纷纷出炉,影视公司的艰难处境实实在在地体现在了数字上。据不完全统计,30家已披露一季度业绩报告或预告的影视传媒公司中,有22家公司出现亏损,且大部分公司是首次出现亏损。其中,业绩首亏的万达电影(002739.SZ)预计亏损5.5亿元~6.5亿元。同为首亏的金逸影视(002905.SZ)和幸福蓝海(300528.SZ)亏损额均超过1亿元。

在巨额的亏损面前,缓解压力成了所有影视公司共同的目标。

万达电影直接通过募资方式缓解紧张的资金流。近日,万达电影公告称,拟非公开发行募资43.5亿元,其中13.05亿元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及偿还借款。

华谊兄弟则提升了对线上业务的投入度。其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线上娱乐消费占整体娱乐消费的比重大幅上升。公司控股子公司和全资孙公司参与出品的网剧《人间烟火花小厨》不仅收获了较高的流量和口碑,还拿走了超过1亿的分账收益,创下分账网剧的新纪录。其全资孙公司联合出品的网络电影《九指神丐》,截至目前已获得分账收益1852万。后续,华谊兄弟还有约10部网剧正在稳步推进。

为了缓解压力,不少影视公司出现了暂时性的“转行”。某传媒公司CEO华先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他发现已有同行选择暂时转向其他行业,“有一个做影视项目前期孵化的朋友,由于现阶段找不到投资方,最近来找我一起探讨宠物产业,让我帮她一起找合适的场地和物业。”据华先生介绍,该负责人是带着整个公司一起转行做宠物,但这类“转行”只是危机之下的过渡性选择,疫情过后仍会回归影视行业,“大家都还是有影视理想的。”

有影院从业者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有不少同行开始兼职做微商或保险,甚至有影城投资人在跨界投资口罩生产线。

影院改拍婚纱照

在部分省市影院陆续复业后,3月底又传来所有影院暂不复业的消息,让影院从业者再一次回归等待状态。

第一财经记者近日走访多家影院,影院大多紧闭着玻璃门或卷帘门,和周边人来人往的餐饮、零售店铺形成鲜明对比。有些影院单独位于商场的特定楼层,商场在扶梯口关上卷帘门,并取消了直梯内该楼层的按钮功能。部分大门敞开的影院内空无一人,入口处的桌子上放置着消毒记录、值班人员体温记录等文件,原定于春节档上映的影片宣传品依旧齐齐地堆在影院大厅内。

疫情发生以后,各影院为了减少损失,开始低价售卖影城小卖部的囤积食品,SFC上影影城还和饿了么合作开通了影城外卖服务。再次强调所有影院暂不复业后,影院从业者开始尝试各种新的方式,以缓解影院停业的经营焦虑,在维持影院在消费者心中活跃度的同时,也尝试着发挥其在供观众观影之外的其他作用。

上海万达影城于3月底开启了抖音平台上的直播带货活动,万达影城的工作人员在直播中与观众聊天互动,并售卖电影兑换券、零食礼包、饮料、文创衍生品等秒杀商品。同时,工作人员演绎的短视频也频繁上线抖音,以维持更新频率。SFC上影影城、新远国际影城等影院也通过淘宝直播、抖音直播等平台在线售卖玩偶、积木、公仔等衍生品。

除了充分利用好影院囤积的商品外,影院从业者们还在发掘影院实体空间盈利的可能。

近期,社交平台上出现了不少“影厅婚纱拍摄”的宣传广告。据第一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能在微信平台上搜索到的提供影厅拍摄业务的影院就有40家,场地租赁可用于求婚、婚纱照拍摄、情侣或个人写真拍摄等,一家影院的十余个影厅悉数开放预订。

对于拍摄场地业务,部分影院提供了较为明确的拍摄定价,如大地影院提供的698元拍摄套餐中,包括2小时拍摄场地、2杯果茶、一桶大爆米花和2个衍生品。更多的影院则表示需联系影城经理来沟通具体拍摄,提供了议价的弹性空间。

金逸影城江苏地区的门店经理任女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提供婚纱拍摄场地是公司总部统一安排的业务推广,并未通知明确的收费要求,如果有消费者来咨询则需要再和总部具体沟通,“目前业务刚推出,还没有人来咨询这个业务,消费者有意向之后,我们会跟他们商量拍摄时长、使用场地等具体信息,再确定价格。”

任女士表示,各个影城都在想办法补贴停业的损失,当一种方式出现后,大家就会跟风,向消费者广而告之自己也有这个业务,能有一单是一单,由于还未接到真正的拍摄意向,也无法估计对影院停业损失的弥补程度。

此外,社交平台上还出现了将影院改建为室内篮球场的照片,影院已被当作训练场地来运营。

海外的电影人也在积极地组织影院自救行动。据了解,日本的一些独立影院通过众筹、会员卡、“包月畅看”等方式筹集资金,经营压力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4月中旬,多位日本知名电影人启动了“Mini-Theater AID(小规模影院援助基金)”的众筹活动,目标为在1个月内筹集1亿日元(约659万人民币),以帮助日本的小规模影院度过危机。

在“开源”的同时,影院也在尽力“节流”。

据任女士介绍,影院的网络服务已经暂停,全职员工依旧维持待岗状态,按照当地最低标准发放工资,仅留值班人员定期清扫场地、检查机器,同时也在考虑和商场谈租金的减免事宜。

艺人扎堆从线下转线上

作为国内极具舞台剧商业竞争力的民营机构,开心麻花已成功推出《小丑爱美丽》、《须摩提世界》、《夏洛特烦恼》、《乌龙山伯爵》、《那年的梦想》等多部票房、口碑双赢的经典作品,促使“看麻花”成为了一种大众文化消费现象。近年来,开心麻花还在致力于拓展音乐剧、网络剧、电影、艺人经纪等板块的业务,以形成一个专业、全方位的娱乐产业体系。

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得线下实体演出几乎全线叫停,开心麻花的线下舞台剧也都取消了演出。面对如此状况,开心麻花也在积极寻求应对之策。

“线下演出的取消的确使我们压力很大,但也促使我们加速向线上转型。现在我们的转型业务分四大板块:第一是做微剧和微综艺在线播放;第二是一些知识付费的项目,比如即兴表演课等;第三则是B2B的商务合作,比如我们有优质的内容制作团队,可以为一些公司定制营销广告的内容,拍摄制作网剧、微剧等;第四则是我们正在尝试培养一批带货主播,我们麾下是有一批专业演员的,他们本身的外形条件和表演专业度都很高,但这和主播带货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会进行选拔,经过培训后,使这些具备一定条件的演员转型成主播,进行直播带货业务。”开心麻花相关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目前,上述四大转型业务都在进行中,开心麻花希望通过这四大业务的联动发展,来弥补线下实体演出暂停所带来的经济损失。现在,微剧的制作比较顺利,而即兴表演课等知识付费项目售卖情况不错,不少产品一上市就售罄了。而商务合作以及颇具潜力的直播带货业务则正在进行中,这里还涉及商品供应链管理,这也是开心麻花正在构建的业务配套体系。

相比较微剧等内容产品开发而言,艺人直接进行直播的收效会更明显。

一周前,演员李小璐的首次直播一度成为网友们热议的话题,“李小璐直播”以近1200万的搜索量登顶抖音热搜。与高热度相匹配的,是这次直播的高收益。直播数据显示,3800万的观看人数总计贡献了4800万的销售额,直播音浪收入为85万。有专业人士分析称,包括坑位费、佣金和音浪在内,李小璐在这一场4个小时的直播带货中,总收入超过2000万。

这个数据大约是一个顶级流量艺人以往拍摄一部电影的片酬,而一部电影至少需要一个半月的拍摄周期。而对主创片酬的限制似乎在疫情下被再度强化,根据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首都广播电视台节目制作协会的最新倡议书,我国电视剧网剧的制作成本被建议控制在一集400万以内,男女主演片酬最高不超过制作成本的10%。

和被大幅限制的片酬相比,如此高额的短时直播收益,在影视剧拍摄还未完全放开的背景下显得更具吸引力。艺人们无工可开,却在直播间找到了更大的收益机会。

有“直播界一哥”之称的主播李佳琦此前多以单人直播的形式出现,而4月份以来,李佳琦与明星艺人合作直播的次数显著提升。截至目前,4月份与李佳琦合作直播的明星艺人约有6位,其中不乏刘诗诗、孟美岐等头部艺人。知名女主播薇娅的直播间也同样收获了明星艺人的集中入驻,4月份至少有6组明星艺人与薇娅在直播间同框,包括演员刘涛、张嘉倪,以及综艺《极限挑战》和《向往的生活》的节目成员。

歌手集聚的YY直播在2019年吸引了歌手大张伟长期入驻。YY直播为大张伟提供了开屏广告、站内热搜等顶级平台资源,大张伟则借助平台的年轻用户池实现了高效的“吸粉”和“固粉”。

音乐演出受到疫情影响后,YY直播显著加强了与歌手的合作力度。

3月末,YY直播宣布推出首档明星接力直播综艺《爱豆周五见》,从4月初至5月底,将有男团R1SE、UNINE和X玖少年团的偶像艺人进入直播间与粉丝在线互动。据悉,该直播节目是为三个男团定制的固定时间、固定频率的直播,也是泛娱乐直播行业首次推出的明星固定期间直播IP,这也成为了明星直播迈向常态化的一项新尝试。4月份,YY直播还联合摩登天空北河三、泰合麦田赤瞳音乐等音乐厂牌,推出“YY真LIVE”直播节目,为用户提供多元曲风的现场直播表演。

电商平台成新商机

电商直播平台也是明星艺人入驻的重要阵地。3月30日,淘宝直播宣布启动“启明星计划”,该计划已有包括李湘、王祖蓝等在内的100余位明星艺人加入。淘宝直播方面表示,“启明星计划”可以让明星的商业价值发挥得更加具体直观。现阶段,明星电商直播的参与度还处于初期阶段,数量较少,频次较低,明星对产品的理解和对直播形式的认知还需要时间去优化。淘宝直播方面称,平台可以针对性地提供与明星相匹配的商品,并为明星对接品牌方和MCN机构进行联合直播。

趣店旗下奢侈品电商平台万里目也于近日正式宣布了5名代言人,包括赵薇、黄晓明等知名演员。据万里目发布的直播信息,5位明星代言人将在5月初依次上线直播,在直播形式的加码之下,平台可将明星代言人的效应最大化。据悉,5位代言人的直播收费价在20万元~60万元不等。艺人在直播间获得营收,平台通过艺人的人气实现粉丝导流,提升平台关注度,品牌方也可通过明星带货提升商品销售额。就此,艺人与电商直播的结合实现了平台、品牌和艺人的三赢。

此外,2020年至今,已有27位艺人或艺人团体入驻B站,这一数量已超过2019年全年入驻B站的人数。还有少部分艺人入驻斗鱼、虎牙、企鹅电竞等平台,通过游戏直播积攒和维持人气。

如何在线上直播间找到适合艺人的工作机会,也取决于艺人自身的特点。有从事艺人经纪工作的业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娱乐行业还未完全恢复的当下,经纪公司会根据艺人的定位接洽一些直播商务,但能接的项目和艺人的成熟度,以及艺人和品牌的契合度高度相关,而更多目前还不适合直播商务的艺人则基本处于待业状态。


齐齐开启直播首秀的影视行业从业者,不只艺人,还有编剧。4月3日,在一场被称为“全球首次直播卖剧本大会”的网络直播上,5名编剧为超过4500位直播观众在线推介自己新创作的原创影视剧本。5名编剧在各自的空间随主办方的画面切换轮流发言,他们在介绍剧本内容的同时,也会提出自己对剧本投资的预期。直播观众中大多是影视公司的业内人士,他们会在直播中对编剧的表述或剧本的内容提出疑问和评价。该直播活动发起人、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秘书长杜红军此前对媒体表示,目前手上有剧本但无处可投的编剧数量庞大,直播推介是对编剧的一大鼓励。基于线上直播低成本、可互动的特点,杜红军认为直播能给从业者以新的启发,后续还会有直播编剧写大纲、直播开项目会、直播剧本点评等多种直播内容。



网站定制化服务
小程序搭建
微信运营
权威媒体发布